首页>探索 > 文化 > 男友在我家上我的床上玩

男友在我家上我的床上玩 我的男友是禽兽只顾玩手机

时间:2016-11-17 23:27:18 来源:天天故事网 编辑:天天故事网
林爱琳一直记得,两年前的那个下午,小美拖着拉杆箱跟自己来道别时的情形,小美把太阳镜架上额头,眼里的飞扬都飘在天上地对她说,爱琳,我这一飞,五十岁后再回来咧!

  林爱琳心情复杂地去机场接了一个老朋友。

 

  朋友叫小美,原先长得安静清淡,放在花丛中,属百合茉莉那一类。不知是岁月下了魔咒,还是容颜易改,才两年不见,小美再看上去,就不再如花,而像一个绕得紧紧的毛线团,缤纷是一层又一层,却累赘得毫无风格。

 

  林爱琳一直记得,两年前的那个下午,小美拖着拉杆箱跟自己来道别时的情形,小美把太阳镜架上额头,眼里的飞扬都飘在天上地对她说,爱琳,我这一飞,五十岁后再回来咧!

 

  林爱琳笑她说,原来你在为爱情背井离乡呢!但为何要五十岁呢?

 

  小美说,我要去深圳养爱情啊,养二十八年,直到把我的头发养成花白,直到把爱情养成蓝昆的一幅画。

 

  小美走后,林爱琳时常会想起她,更会想起小美的男朋友蓝昆,会想蓝昆的手、蓝昆的油彩到底会在小美的心里作怎样的一幅画。

 

  在回来的出租车上,林爱琳犹豫了一下,还是小心地问小美为何两年就回来了?

 

  小美用双手捂着脸,双手顺着向上梳进头发里,也许是用了力,也许是皮肤已松弛,这个动作,让爱琳看到她把额头的几条皱纹也推赶了出来。

 

  林爱琳看着看着,就有些不忍心再看。一女子被岁月割过的伤痕都在额头上,一条又一条,等到伤痕累累,小女子就成了老妇人。

 

  小美终于无奈地笑了笑说,爱琳,爱情就是甲乙两个人,甲人学风,乙人还不一定有运气学沙子,空耗着玩单相思,挺傻,不想一直傻到五十岁,所以就回来了。

 

  林爱琳听懂了,原来蓝昆的确只给了小美一张白纸。

 

  小美问起她的情况,是不是还是单身?她低下头说,不是了,有一个人了,只是相隔很远。小美再详细地问,她便说她很喜欢叫他大柠檬,灿烂而结实,总是会让她想到营养两个字。

 

  小美听了也感慨地说,是啊,男女之间爱来爱去的这件事,怎么能够没有营养?

 

  她们没再说话。林爱琳拉着小美的手,看着窗外想,据说一只新鲜的柠檬,妥善放在冰箱里,可以保存一年之久。对于一只水果来说,一年就是它终于可以得到的一辈子,那么大柠檬,会是她的灿烂,也会是她的一辈子吗?

 

  林爱琳给大柠檬去了邮件,约他在安岳见,说那里的柠檬好,正好她还有年休假。